您所在位置: 首页  >   时政新闻 > 正文

南昌哪里治近视好,南昌哪里激光治疗近视,南昌哪里治疗近视最好

2017-12-11 13:54:32 来源:南宁新闻网―南宁日报 作者:杨 静

张斌展示他抓小偷的资料图

  “反扒老爹”义务抓贼35年

  “只要我能跑得动,就不会停下来”

  “什么?他就是‘反扒老爹’?搞错了吧!”中等偏低的个头,苍老消瘦的身材,猛一看,真有点“势单力薄”。与他初次相见后的心理落差,让很多人难掩失望。

  这个老人叫张斌,一身深色衣裤,戴着鸭舌帽,虽年逾古稀,却依然精神矍铄,十分健谈。在陕西省宝鸡市,他的名头很响亮。只要他往街上一站,大小蟊贼无不惧他三分。

  从1982年义务反扒至今,他抓贼上了瘾,亲手或协助抓获小偷及各类嫌犯2300多个。最艰难的一次是,与小偷搏斗了几分钟后,另一小偷向他连砍三刀,险些丧命。

  “反扒老爹”是当地群众给他起的江湖名号。有些人背地里说他“傻”、说他“二”,但更多的人说他是“侠士”、是“英雄”。那么,他有何过人之处?35年里都经历了什么?

  郑报融媒记者 石闯 文/图 发自陕西宝鸡

张斌与反扒民警沟通近段发现的线索

  从修锁匠到“业余警察”

  秋风渐起,一片片飘飞的落叶撒落在宝鸡市的大街小巷,行人们步履匆匆。75岁的张斌老人从金台区中山西路一个老旧小区里出来,随手拉上外套拉链,快步向公交站台走去。

  这是他好多年来养成的习惯。在公交车上转悠,去集市、商场、车站或公园溜达,他的目的是在茫茫人海中锁定“猎物”。这个老头很倔,嗓门高,脾气大,老伴拿他没办法。

  “我从小是个苦孩子,兄弟多家里贫,父母养不起,把我送人了。”张斌生于1942年,3个月大时被养父母抱走。金台区陵原乡陵原村,成了他一辈子的根儿,“中专没上几天,肚子里墨水少,养了仨孩子,开销大,为了糊口就学了点手艺。”

  修锁、修水泵、修架子车、修铡草机……他这个人脑子活,爱钻研,也勤快,很快就在陵原村及附近吃开了,然而,乡村毕竟活儿少,顾不住。1979年,张斌就在宝鸡市繁华的建国路农贸市场摆摊,“修锁、修拉链、刻图章,离家也就三四公里,白天来,晚上回。”

  娴熟的技艺和热情的服务让他的生意红火起来,也让他的接触面扩大了。1982年的一天,一个乡下老太太怀揣400块钱来市场买东西,结果钱被偷了,老太太急得号啕大哭,当场昏厥。原来老太太的亲人刚刚去世,她来城里置办寿衣等东西,这可把她气坏了。

  “你别着急,仔细说说。”嫉恶如仇的张斌一听愤怒了,他向老太太及店老板问清小偷的身高、衣着、相貌后,再也坐不住了,就朝小偷离开的反方向追,并在一个出口与小偷正面遭遇。经过一番厮打,他死死地将小偷按在地上。突然,周围十几名群众自发鼓起了掌。

  他一下子愣住了,这是张斌第一次反扒。“我觉得应该这样干,没想会得到这么大肯定。”从那一刻起,群众自发鼓掌的画面深深地刻在了张斌的脑海里,成了他持续前行的动力。

  自此,他的心思不只是放在摊位上,而是利用处在十字路口的便利,警惕形迹可疑的人,一旦发现小偷作案就冲上去。时间久了,张斌“业余警察”的名声不胫而走。

随身携带俩小瓶,一瓶是用来自卫的辣椒面,一瓶是救命药

  跟踪小偷被以貌取人当成同行

  “我这人喜欢打抱不平,瞅见啥事不合理就想管管。”张斌说,在接连抓了几个小偷后,昔日案件频发的市场上平静了许多,他也被组织和商户们推选为市场治保委员。“不论商户还是顾客,看见他们的钱白白被偷,我就坐不住。”于是,他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反扒之路。

  为了长期抓贼需要,他乔装成了反扒“江湖”里永久不变的主题。不少时候,他会把摊位的生意交给小儿子张永利打理,自己从租住的房中出发,穿着一身老年服,戴着一副老花镜,加上稀疏的头顶、瘦弱的身躯,50多岁的他秒变和蔼可亲的“老大爷”。

  “一般来说,小偷对上年纪的人没啥戒备心理,打扮成那样便于跟踪。”张斌说心得。他记得有一次在宝鸡汽车站,当看到“猎物”在公交车站得手后,就快步上前抓住小偷的衣服。“大哥,别声张,分你一半”,小偷以为这身装扮的老张也是同道中人,令他哭笑不得。

  张斌说,抓贼这么多年,很多事情让他难忘。2000年秋的一天清晨,他刚把摊位摆好,一名30多岁男子急匆匆走过来说:“老板,我要刻一枚村里公章,抓紧。”“你刻公章做啥用?”“家里卖牛,已经找到买家了,人家要村里盖个章,证明这牛是我的。”

  一番交流后,又看了男子身上沾的尘土及杂草,张斌心里有了数。“公章不能刻,得有村干部来才行。”男子顿时着了急,“叫你刻你就刻,100块钱够了吧。”张斌说,当时刻枚章才几块钱。他假装答应,看似不经意地问,“这头牛是偷来的吧,要不咱俩合伙干?”

  遇到“同行”,这名男子放松了警惕,称他趁夜里翻墙进入一户村民的柴房中,并在土墙上挖了个洞将牛偷出,“已和屠宰贩谈好价钱,给了200块定金,拿来证明再给剩下的800”。

  张斌趁着去卫生间工夫,悄悄给派出所打了电话。偷牛的男子随即被带走。经现场指认,这头牛怀有身孕,值五六千块钱,当时牛主人一家急疯了,派人四处寻找。在得知原委后,他们专门给张斌送了一面锦旗致谢。张斌说,事后他得知这名偷牛贼被判了8年。

笔记本上,密密麻麻记录着他的反扒事迹

  为取证六七年用坏3台摄像机

  “上世纪80年代,有时一个月能抓住一二十个,平均两三天抓一个,一年能抓100多个贼。”张斌说。

  进入2000年后,张斌发现很多被抓的盗窃嫌犯,放出去不久又犯案了。从那时起,他就在笔记本和电脑上建了一个资料库。

  2011年初,他自费买了台摄像机,用来取证。“摄像机帮了我不少忙。”张斌说,有些时候,扒手明明出手也得手了,但就在抓获后他把东西一仍,死活就不认了。“现在讲究证据,没证据只得干瞪眼。”于是他就想出了一个办法,就是先远远地将小偷作案的过程拍下来,然后再去抓,这样人赃俱获,小偷们就是想抵赖也不行了。

  张斌介绍,有一次,他发现一名中年女子紧跟一个姑娘后,就拿着摄像机悄悄地跟着她,当她行窃时把整个过程拍上了。“她偷了人家800块钱,抓住了她后她无话可说。”

  “很多小偷都知道我有个摄像机,看到我比看到警察还害怕。”张斌说,六七年来,由于摄像机的使用频率太高,已经用坏了3台机器,目前他手里的摄像机刚买了几个月。

  他也开始记录经手抓获的嫌犯信息、特征及作案手段。按照张斌的说法,这些反扒记录和图片,是他做好反扒工作的法宝。在张斌家的文件夹里有几百张照片,照片中的“主人公”都是栽在他手里的,有小偷也有吸贩毒人员,这些照片是他在追踪嫌犯过程中拍摄的。

  没事时,他常把笔记本和照片拿来研究。嫌犯的体貌特征都仿佛印在他脑子里,也正因此,每次有人作案,总逃不脱他的眼睛。“干了30多年,宝鸡的大多数小偷我都认识,打过交道,连他们家都知道,所以他们特别害怕我,一看见我转身就跑,手都不敢伸一下。”

  35年最危险时刻一连被砍三刀

  “扒手的眼睛会‘说话’,普通人走路时眼睛直视前方,而小偷则专门盯着别人的腰部或背包。”张斌说,在寻找目标时小偷还会不时地张望,在一条路上来回地走上几遍。

  张斌透露,他抓贼靠三样东西,一样是“嗅觉”,一样是胆略,还有一样是勤奋。

  平常,他都是独自一人上街,在人群中,目光游离闪烁,四处张望;在站台上,两手插兜,貌似在等公交,可公交走了一辆又一辆,还不见他离开……“有人会起疑心。说实话,除了不把手伸进别人口袋,我和小偷的行为风格有太多相似的。”张斌如此自嘲。

  他说,2013年夏,他在商业街转时突然看到扒手对一个女孩下手了,他赶紧上前提醒:“姑娘,你的东西掉了!”谁料,女孩发现钱包失踪后,却把他当成小偷不让他走了。

  这时,扒手也趁机溜走。一番解释后,张斌才算解脱。“女孩知道我是反扒手后,给我道了歉。不过像这样的误会遇到过不少,我也理解被盗人的心情。”

  张斌曾调侃说,自己抓贼有天赋,这辈子没当警察可惜了。他说,抓贼危险系数大,也容易遭到报复。对他来说,受窃贼威胁是常事,但他并不放在心上。“你要怕的话,反扒这活就没法干。”老伴和孩子多次劝他别再去抓了,可倔强的老人根本听不进去。

  一连被砍了三刀,是张斌反扒35年来最危险的一次。那是1990年7月,他抓获一名戴墨镜的小偷后,其同伴看他瘦骨嶙峋,就顺手从卖肉夹馍的摊位上抓起一把明晃晃的菜刀,对着张斌的头上砍去,让他躲闪不及,一股鲜血从袖筒里流了出来。

  “我看他要跑了,就冲上去抓,结果对方又连砍两刀。”张斌说,自己倒在了血泊中,周围群众都吓得纷纷散去。之后,他被送到医院治疗。所幸没过两天,两名嫌犯被抓获。后来他再上街,会随身携带两个小瓶子,一瓶装辣椒面,一瓶装救命药。“遇到不好对付的人,就捏点辣椒面在手里,趁其不备迅速去摸他的眼睛,一招制敌,我用过好多次了。”

  他只有一个心愿:天下无贼

  在宝鸡市的一些商场、车站、集贸市场、公园等,都有张斌的线人。“以前扒手多一些,现在几乎见不到了。”在南关路集贸市场,银器匠人齐雄说,“扒手变少总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张斌也坦言:“宝鸡的治安越来越好了!贼少了,也难抓了,现在一年能抓到五六个贼,都破纪录了。”他也一边抓贼,一边传授反扒经验,培训年轻人。在老张的手机里,存了好多嫌疑人作案的视频。这些既是他收集的犯罪嫌疑人作案的线索、证据,也是他的讲课素材。

  据1994年11月25日《西北工商报》报道显示,张斌10年来协助抓获各类疑犯1066名,为国家、集体和个人挽回经济损失60多万元,协助公安机关破案60多起,摧毁犯罪团伙170个,缴获海洛因700多克。

  据张斌介绍,从1982年至今,据粗略统计,35年里,他亲手或协助抓获的扒手、毒犯、走私犯、诈骗犯、拐骗犯等各类嫌犯共有2300多名。他也获得了社会认可,先后荣获“陕西省见义勇为勇士”“陕西省学雷锋标兵”“全国城乡治安保卫、治安联防优秀工作者”等。

  张斌说,扒窃虽不是什么严重的恶性犯罪,但它发生频率高,直接关乎老百姓的幸福感,直接影响着一座城市的整体安全感。反扒不仅是维护群众的利益,也是弘扬正气。“只要我能跑得动,抓贼就不会停下来。”他只有一个心愿,就是希望天下无贼。

  宝鸡市公安局金台分局刑警赵强表示,他和张斌打交道多,“反扒老爹”的执着和勇气令人敬佩,是一面镜子。而网友们也表示,每一个人都应学习他这种高尚情怀和可贵担当,接过这一社会责任,融入反扒中。“其实,‘反扒老爹’的身体力行,也告诉我们一个真理,那便是多一个反扒勇士,就会震慑一片盗贼。‘天下无贼’真就离我们不远,一起努力吧!”

编辑:蒋卫


更多新闻马上拿起手机微信搜索
nnnews2008
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,小新等你哦~!